精彩内容:
用融和的心灵,大爱的胸怀与独特的视觉,积极探索、挖掘、发现、思量、顾及、省悟、细究、感触和传播:青藏高原的自然生态、动物群类、生物状态、风土情韵、未解之谜及诸多奥秘……涉足之处,气势恢宏;倾推之作,独家原创,情有独钟,与君分享!

当前位置:首页 > 旅游 > 正文

格 聂 山

青藏探秘原创 2019-05-17 10:09
  神奇辽阔的青藏高原东部,排列着一系列南北走向的山脉,密集的山脉之间,镶嵌着金沙江、澜沧江、怒江等三大水系的无数河谷;这块岭谷相间、山重水复的巨大山原和连绵不断的深切峡谷地貌,便是有着“地理奇观”之称的横断山系。



  沙鲁里山脉北连青海巴颜喀拉山,南抵云南香格里拉,沿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纵贯南北达数万平方公里,是横断山系最美的一条山脉。沙鲁里山脉的南段,矗立着这条山脉最高的雪山,它就是6204米的--格聂山。格聂,藏语意为“居士”,传说格聂主峰为一位骑着白马,穿着白袍来此修行的居士化身。据藏族史书《红史》和《青史》记载,格聂山也称岗波贡嘎或岗波扎,岗波扎是梵文“噶玛日巴”的音译,藏语意为眼睛;岗波贡嘎、岗波扎的意思是“眼花缭乱、目不暇接的美好地方”。早在二千六百年前,释迦牟尼在《华严经》中预言岗波扎未来将会成为人们向往的香巴拉圣地。在佛教密宗经典里,格聂山是藏区二十四大神山中第十三女神和观世音的圣地之首。今天,又被誉为“四川雪山最后的秘境”。



  从理塘出发,翻过有着神奇传说的铁匠三兄弟山,就走进了美丽的格聂山地区。这里的冰蚀岩盆星罗棋布,陨石雨般的花岗石比比皆是,其规模宏大,撼人心魄,这种“冰蚀地貌” 精彩地展现了这片高原从海底隆起的演变过程,走到这里,就像踏上了另外一个星球,仿佛回到了远古的洪荒时期,一切都显得苍凉、幽远与粗犷。



  格聂山腹地的冷龙、热梯、克麦隆、库日、哈日、仲纳、仲嘎、肖扎等八条沟壑呈网状分布,被分割的八块地貌犹如八瓣莲花。格聂山与其它50多座形状各异的雪峰、角峰、陡崖分布于莲花般的地貌之中,形成耸然对峙,百崖斗险,千岩竞秀,万壑争奇的壮美景象。



  格聂山有三个完整的坡面,即东、西、南三方。北坡与延伸的山脉连在一起,只能算作半个坡面。冷龙沟为格聂山的东面,在峡谷中矗立而起的主峰与雪线下的峭壁连为一体,如刀切一般。南坡直接从草原上拔地而起,直插云霄;而且,冰川大都集中在这一方;那闪烁着熠熠银光的冰川,仿若人工雕琢的艺术品。北坡的格聂山与嶙峋突兀的陡崖和角峰连为一体,给人以粗犷幽邃之感。成带状的乳白烟云,在西风的吹拂下,不停地在峰与峰之间移动,宛如飘扬的哈达。



  暮色中,一轮明月挂照天穹,给幽静的山谷凭添几分神秘。忽儿云遮雾绕,忽儿风雪交加,忽儿阳光明媚,这就是横断山系特有的景象——“一山见四季,十里不同天”。


 
  格聂山壮美的景色和优越的地理位置,如今已成为登山爱好者的向往之地。近十余年间,先后有中国、日本、韩国、美国等国的人士攀登过此山,由于诸多原因都以失败而告终,使其蒙上更加神秘的色彩。



  格聂山地处理塘、巴塘、乡城、稻城四县交接的地方。历史上,其名声要比理塘等县城久远、响亮,早在1558年第三世达赖喇嘛索南嘉措兴建理塘寺之前,第一世噶玛·杜松钦巴于1124年就在格聂山下创建了噶举派的首座寺庙——冷谷寺,从那时起,格聂山便成为藏区知名高僧和信徒们的必朝之地。



  “冷谷”是藏语“山门”的意思。冷谷寺地处格聂山东坡,因建在格聂和肖扎两山之间的沟口处而得名。重重叠叠的房屋顺山势而建,与旁边的白塔、经幡与环绕四周的雪山融为一体,给人以祥和、肃穆之感。通常,寺庙都有自己的镇寺之宝,冷谷寺则以收藏母鹿角、心脏石、左旋白海螺、第二世噶玛巴的希望像等众多宝物而享有盛誉。在康巴地区南部,还有“若要远行去拉萨朝拜,得先觐拜冷谷寺”之说,由此可见冷古寺的显赫地位。据史料记载,历史上曾有宁玛派、格鲁派、噶举派、噶当派、苯波派等各教派的高僧大德在格聂山及周边100多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建有苯更寺、冷普寺、仲纳寺等20多座寺庙,由于各种原因,如今只剩下冷谷寺等3座了,其余的则是一片片废墟。



  没有灵魂的山则没有神彩,如同没有装藏圣物的佛像,是美丽的遗憾。然而,格聂山是幸运的,它不仅具有外在绮丽的自然景貌,也有着内在神秘的灵魂。据《格聂山志》介绍:格聂山跟位于西藏阿里的神山之王岗仁波切一样均属马,每逢马年,朝拜者络绎不绝,热闹非凡,其中不乏千里迢迢来此修行的信徒,有的还终身安居于此。许多藏传学者认为,格聂山是康巴地区佛教的发祥地。



  格萨尔文化与理塘有着深厚的渊源,据《毛尔盖桑木旦》全集第三卷赤江活佛自传记载,在混乱的吐蕃时期,格萨尔在今理塘毛垭草原一带,将不可一世的 “降” 部落打败后率军去了格聂山地区,驻扎期间在距冷谷寺不远处修建了家庙。为了纪念格萨尔,后人在寺内供有格萨尔和部将使用过的铠甲、头盔、盾箭、刀枪和宝剑等兵器。冷达石阵,易拉卡山下的古建筑遗址都是格萨尔时期的军营以及军事设施。这些清晰可辨的茶马古道和驿站遗迹,古道两旁连绵不断的玛尼堆也记载着格聂山昔日的辉煌。



  金沙江、雅砻江奔腾于沙鲁里山脉中,两江大峡谷就像两个被撕开的裂口,太平洋暖湿气流沿长江经裂口向上游输送水气。格聂山地处北纬30度附近,典型的高山峡谷切割了气候带,引起水热条件变化,呈现出寒温带、亚寒带、寒带植物垂直分布的森林生物多样性。连绵的山地被茂密的高山松林、冷云杉林、高山栎林、杨桦树林、落叶松林、高山灌木丛覆盖;各类树种独自成林,一派勃勃生机。
 
          

  当夏天来到了格聂山的时候,上百平方公里的草原都会开满以黄色为主的花儿,其密度之大为青藏高原之最;这么大的草原,居然看不到一只危害牧草生长的老鼠及旱獭,也是难得一见的奇特现象。那些姹紫嫣红、争奇斗艳的其它花儿,也铺满了沟埂和林间草地。那飘着冉冉炊烟的帐篷和流动的畜群,好像碧海中的点点轻舟,衬映着皑皑雪岭和绿色的原野;牧人策马扬鞭,过着惬意而浪漫的生活。



  格聂山下的热柯弦子是巴塘弦子的一个分支,是人人参与的一种舞蹈形式,可以说这里家家有舞,人人都是挥舞着红袖长大的。比人的骑术与马之优劣的赛马是最持久、最常见的群体性活动。人们认为,马虽然是动物,但它具有神的灵气,是人亲密的伙伴,因而在长期生活实践里,都把对马的认识、感受、驯养、使用、钟爱、崇拜等融于赛马活动中。格聂山下的乡村每年都会在春夏两季举行赛马活动;夏天赛马是十分普遍的事,但在青黄不接的春季举行赛马就不多见了。据说很久以前,由于这里是茶马古道的要冲,冬春时节经常遭受盗贼袭扰,然而在追击时又因马匹体力不支而贻误时机,于是兴起了在冬季来临前选择优质良马关养的防范措施,久而久之便演变成为藏历新春的赛事活动。



  秋天是一年中最美的季节,此时的格聂山金光沐顶,彩霞流丹,白雪衬着蓝天,雄奇中透出无限灵秀;溪水蜿蜒地流淌在虎皮坝上,犹如缀满钻石的玉带,金光闪闪;四周的落叶松、阔叶树与灌木林就像穿上了五彩的锦袍一样与嵯峨的山峰相融一体。森林里随处都能听到藏雪鸡、绿尾虹雉的啼鸣声,还有獐子、岩羊等偶蹄类动物时常出现在人们眼前;据冷谷寺僧人介绍:每逢冬春两季,高山都被积雪覆盖,成群的岩羊便会到低处觅食,于是僧人们趁机在它们活动的区域投放盐巴等食物,慢慢引诱,后来动物们便无所顾忌地来到了寺院边。



  格聂山腹地,还有众多的河流、沼泽、湖泊、温泉、瀑布点缀其间。山沟里静静流淌的小溪,森林中奔流的小河,山涧奔泻而下的瀑布大都来自冰川,最后汇集成为硕曲河,带着雪山的神韵,流向滔滔的金沙江。



  在藏区各地千姿百态的神山圣湖边,大凡都有一些美妙的传说,格聂山下的“则嘎措”也不例外;传说文成公主途经此地,被迷人的景色所吸引,决定在此休整数日。此间,她将汉地带来的稻谷种子象征性地撒入湖里,后来果真长出一种类似稻谷的水草,于是人们给小湖起了个名叫“则嘎措”,意思是“白色的稻米湖”。



  仲纳沟温泉群在一个较高的台地上,足有怕怕一平方公里的森林中、山坡上、河沟边,到处升腾着一股股的热气,那热气忽淡忽浓,不停地变化着迷人的光泽,如果是清晨站在泉眼边,就像轻烟缭绕中的神仙一般,自己都弄不清自身所在的位置。山崖下的间歇喷泉,有的每隔十几分钟喷涌一次,有的一天只喷几次,有的终年喷涌不息,充沛的水量顺山势而下,使整个山坡地温上升,生长出满地的绿色苔癣。



  到了冬季,格聂山的气温骤降,但天气晴朗,阳光充足。山岭草地和水泽林薮间虽是光秃秃的,呈现一派冬日的景象,但那黄、那蓝、那白与巍峨的雪山相融一体,也不失其雄浑与壮美。



  走进格聂山,就如同走进了詹姆斯·希尔顿在《消失的地平线》中构勒的那走个地方:“雪山环绕四周,有雪峰连绵不断,雪峰下的原始森林,森林中人间最为珍稀的108种羚羊、虫草之类的稀有动植物。雪山为城,江河为池,雪中间那广阔无垠的草原,草原被江河分割成八块,象征八瓣莲花。在这里,人们有自己的宗教和辉煌的寺庙,没有战争,没有罪恶,互亲互爱,生命和灵魂都可以达到永恒”。如今,香格里拉之谜也由小说中的典型环境变成了已知的地理境界。因而,格聂山是大香格里拉最具代表性的一个地方。





标签